为什么那么多人会患上抑郁症

发布时间:2015-04-03

5.jpg

据报道,导演李晓因抑郁症于3月13日在家自尽离世,年仅42岁。据悉,李晓是著名电视剧《向东是大海》《雪花那个飘》《那样芬芳》等电视剧的执行导演。不论是其作品还是为人在业界均有着不错的口碑。由其担任副导演,马伊琍和朱亚文担当主演的尚未播出的《北上广不相信眼泪》,甚至还被预测为下半年的大热剧。

威廉�巴克斯是心理服务中心的创始人,临床心理学博士,心理学家。

玛丽�查宾塞是世界知名作者和讲员,咨询师。

抑郁的出现总是事出有因。大部分情况下,患者无法解释抑郁的起因。他可能会说:“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。我就是觉着自己什么都做不了,我也不想做什么事情。我睡不好,做事情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趣……我不知道怎么搞的……”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,甚至近乎喃喃低语。还有的人可能会叹一口气,陷在椅子里或眼睛紧盯着地面。

虽然处在抑郁中的人解释不了自己怎样变成这个样子,但是如果没有特别的起因,是不太可能产生抑郁的。导致抑郁的误区可能是由某一件事情引发,可能是某个特别的或亲爱的人离开或去世;可能是经济上的损失或困难;也可能是身体上的疾病、衰老、事故、中风等。分居和离婚是最常见的导致抑郁的起因,因为这些创伤引发了被拒绝、恐惧和自卑的感受。

抑郁的三要素

众所周知的抑郁三要素,它们是基于误区的消极内心对话所引发的后果:

1. 贬低自我:“老天,你可真蠢。”

2. 贬低现状:“最近的生活可真没劲,没什么值得做的事情,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起床!”

3. 贬低自己的未来:“你什么都做不好!”要不就是“你什么都不是!人生没有什么希望!”

如果一个人长期对自己重复此类话语,就会发现自己的行为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。

一位名叫詹妮弗的37岁女士因患严重抑郁去看心理医生。两个月前,她的未婚夫取消了他们的婚礼,和她分手了。她说自己无法继续生活下去,再没有什么值得她活下去了。

在第一次辅导中,她看起来魅力四射,谈吐不凡,但是她仍然坚持自己的人生结束了,没有必要再继续活下去。她说自己对工作失去了兴趣,吃饭没胃口,除了睡觉外什么都不想做。她无精打采地说:“人生就是一场痛苦的游戏。”

她的朋友们也在努力安慰她,告诉她:“你应该很感恩的,你在结婚之前发现了你男朋友的庐山真面目。要不然,你就惨了!”或“既然他是那种人,没有他你会更好!”还有:“单身要比嫁给一个不忠诚、感情变化无常的男人好得多!”这些话听起来都很有道理,但对詹妮弗来说却没什么用。

她的神经系统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误区,所以对于朋友们那些中肯的建议她根本听不进去。几年来,她一直害怕自己成为一个老处女。她一直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她心中恐惧忧虑,觉得自己对男人来说,不够有魅力,不够好;否则,为什么她在一点点变老,却还是孑然一身?她认定这次订婚是她一生中最美妙的事情,也是她抓住快乐和幸福婚姻的最后一次机会。

她在思维中这样告诉自己:“如果我这次搞砸了,我会成为一个老处女,终了一生。这简直太可怕,太恐怖了!我忍受不了这样的事情。”她努力取悦她的未婚夫,把一切做得“完美无瑕”。她决定让自己成为他一生中最美好的祝福,成为他的“白雪公主”,他梦想中的新娘。

因为她一直努力成为她认为他所喜欢的样子,所以一旦被拒绝,她就觉得痛不欲生。她对自己说:“甚至我的最佳状态也糟糕透顶。我再也不可能重新开始了。对我来说,这一切全部结束了。再不会有人爱我了。我使尽了浑身解数,仍然不能让一个男人爱我,他还是离我而去。我是最差劲、最没用的。”

你可以从中看到三要素:

1. 贬低自我:“即使我的最佳状态也糟糕透顶。我使尽了浑身解数,仍然不能让一个男人爱我,他还是离我而去。我是最差劲、最没用的。”

2. 贬低生活:“这一切全部结束了。”(意思是说既然她这么不中用,没有人爱她,生活对她来说是消极没有回报的,是一种痛苦。)

3. 贬低自己的未来:“我再也不会快乐了,我没有指望了。我再也不可能重新开始了。再不会有人爱我了。”

詹妮弗的误区为:她自己既失败又一无所有;她充满了罪疚感,觉得自己不够好;她觉得自己的生活难以忍受,没有一丁点儿希望,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。

多年来,她内心一直认定未婚是件很可怕的事情,被拒绝是全世界最绝望的事,特别是被一个她努力取悦的人拒绝。“我对他那么好,他怎么能拒绝我?即使是我的最佳状态也不能让任何人满意!”

现在,詹妮弗所害怕所担心的事情变成了现实。她告诉自己,她被拒绝,被抛弃,是因为自己既难看又无能,不值得被人爱。“做我自己是我能想像到的最可怕的一件事。”

认为自己的生命很失败就是一个误区。几乎没有一个人是什么也做不了的。詹妮弗因为没能挽留住未婚夫的心,就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。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在人生一切事上都会如此。

抑郁中的人常常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指望。詹妮弗觉得:“他离开了我,所以我一无是处。我的生活没有意义,也没有价值。”

我们生命的意义并不在于他人关爱我们,和我们在一起,尊重我们,注意到我们或发誓永远不离开我们。拥有朋友和所爱的人很好,但拥有这一切并不会让我们成为重要人物。如果你觉得没有某个人你就活不下去,或是完全地仰赖于某个人,那么你就把自己困在这个误区里了。

过度的自我中心

人们还使用另一种方法来对抗抑郁,他们这样对自己说:“我就是我,我是个大人物。没有人能阻挡我的脚步,我要得到我想要的一切。毕竟,我是个人物,我就是我。我在完成我一生中最辉煌的篇章。先生,我是颗耀眼的明星。我就是我,我是头儿。人生只有一次,我也不例外,所以我得从中挖掘出我所能获得的一切。如果自己都不照顾自己,还有谁会照顾你?如果你爱我的话,可以;不爱的话,也无所谓。”

这种人生哲学的代价是高昂的,因为如果人生舞台上最耀眼的明星是你自己,只有你才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,你就无法去爱别人,心中只有自己。

如果一个人的内心对话中有这样的误区:别人应该对我好,应该爱我。在被别人伤害后,他就会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愤怒或受伤,而是这样对自己说:“我再也不会这么愚蠢了,总是让别人这样伤害我!”

你可能在对自己说着一些什么,但除非你开始认真聆听自己的内心对话,否则你根本不会明白。一个被他人拒绝的人可能会认为被拒绝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。他们不明白被拒绝是一件令人不愉快的事情,但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。

倾听你的内心对话,然后倾注进来一些诚实和大胆的真理。

真理包括:“这种感觉很糟。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它。这不是我想要的,当然也没有带给我任何愉快的感受。”注意一点,这里没有谎言,并不是,“噢,它没有给我造成一点儿伤痕。他(她)都拒绝我了,管它呢。”

我们在讲真话,而不是说些蠢话,否认与生俱来的情感。当你切伤手指,你会大叫“哎哟”,不是吗?当你的心受伤时,真话就是,“我很伤痛。”

但你不能就此打住。这也是许多心理学家最后关门大吉的原因。他们总是对你说,“坦承你的伤害吧”,然后他们就撒手不管了。

下一步你该干什么呢?继续倾听关于伤痛的真理,让它可以取代谎言,否则它会一直带给我们痛苦,使它一次又一次活生生地再现。

我的确感觉不好。然而,它只是让我暂时不舒服,而不是世界末日。

这不是世界末日,因为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。我允许健康的伤痛进入我的生命,但我不允许痛苦、悲恸和灾难性的感受击垮我。

我有控制权。我是一个有情感的个体,所以我期待自己的不同感受,但我也具有另外一种美好的能力:自制。所以我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,而不是让它控制我。

我很愤怒。然而,我可以用健康的方式处理怒气,我不会对自己撒谎,假装这种情感不存在,我也不会迅速扑灭这种情感或把它压抑在心中。我也不会像小孩子一样乱发火,找别人撒气。我选择自制。

患抑郁症的人认为,如果得不到自己想拥有的人或物,就永远不可能快乐。詹妮弗告诉自己,如果她不能结婚的话,就永远不知道真正的快乐是什么。许多单身人士都挣扎在这个误区之中。“只有结婚后,我才能完全经历人生。”如果再有这样的想法——“我永远都不可能结婚了。没有人真正爱我。”就更雪上加霜了。这个人的内心对话就会是这样:“生活对我而言只有挫败与失落。”

认真审视这些言语,其中的误区就会不言自明。至少,没有一个人能肯定地预测自己的未来,更不用说用痛苦、伤痕和抑郁来预测自己未来的人。我们不能说自己人生中一定会天色常蓝,花香常漫,当然也不能说前面一切都是灰暗和绝望。

在任何一个特定时刻中,生活中总是充满了愉悦与伤痛,满足与失望。有些经历会比自己的期待更令人满足,但有一些却出乎意料之外。一个人预测生活从此以后会可怕不堪,其错误的比率就好像是预测一枚硬币抛在空中一百次,每次都会面朝下落地一样。

事实却是,几乎所有抑郁的人都认为自己会永远感到消沉和困惑,而在实际生活中,他们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的生活。如果你自己在抑郁之中或是你在帮助抑郁的人,预测恢复和前景会带来很大的帮助。

本文转载自<根基成长教育>